首页 »

朝鲜半岛让人不省心,另一个半岛的地缘政治才是重点

2019/10/16 18:42:01

朝鲜半岛让人不省心,另一个半岛的地缘政治才是重点

“中国要以周边外交为重点,周边外交则应该以东南亚为重点,而在东南亚,中国又应该以中南半岛为重点。在今后的两到三年里,中国需要加大对中南半岛的政策力度。”

 

中国针对周边国家的外交,近期该往哪个方向使劲儿?

 

如果这问题搁两个月前,我肯定会答“朝鲜半岛”。那阵子,朝鲜先是搞了爆炸当量超过前五次的第六次核试验,不到两星期(在安理会制裁决议出台4天后)又试射了一枚“越顶日本”的中程导弹,据称“可以有效打击3000千米外的关岛美军基地”。

 

真是“赤脚的不怕穿鞋的”。

 

 

现在嘛,我注意到另一个半岛。是哪个半岛,后面再说。

 

朝鲜呢?似乎有所消停。尽管丰溪里核试验场“4号坑道最近重启了建设施工”,但韩方“并没有识别到”朝鲜临近第七次核试验的征兆,只是认为存在“朝鲜年内发射各种弹道导弹的可能性”。

 

今年7月,朝鲜曾两度以“高角度”成功试射“火星-14”洲际导弹,弹体都落在朝鲜以东的日本海。之所以是以高角度,是因为若以正常角度发射速度极快的洲际导弹,弹头再入大气层时滞留时间较长,容易出问题。韩方相信平壤相关技术还不成熟。

 

另据报道,朝鲜正在建造能够发射洲际导弹的潜艇,以备核武惨遭毁灭时,用潜艇发射导弹自保。即便其洲际导弹技术还不成熟,有了潜射平台也可以发射中远程导弹,给自己壮壮胆。

 

半个月前特朗普访问日韩时,两艘美国航母停靠在韩国釜山港,第三艘航母在日本海游弋。那种“黑云压城”效应,应该会让平壤心有余悸。

 

虽然中国重视特朗普的来访,在接待和谈判上颇费心思,但并没有因此忽略平壤。中联部部长宋涛两天前刚结束对朝鲜为期4天的访问。

 

新华社称,他是向朝鲜通报中共十九大情况,在平壤同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有过会谈,还会见了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崔龙海,转达了向金正恩的赠礼。

 

看来,中朝关系有所回暖,而这也是中国近期周边外交的成果之一,尽管不像对日、对韩关系的改善那样具有戏剧性——9月28日晚,安倍突然出现在中国使馆,高调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;10月31日,中韩两国外交部举行联合记者招待会,宣布“同意推动各个领域交流合作早日回到正常发展轨道”。

 

由于中日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,中韩关系全面回暖的势头更受外界关注。

 

在中韩宣布关系“复位”的前一天,韩国外长康京和抛出了“三不”外交原则,即不考虑追加萨德反导系统,不参与美国构筑导弹防御体系,韩美日不会发展成军事同盟。其中,“不考虑追加萨德反导系统”最关键,因为“萨德”要部署6到9套才能形成战力,而目前只部署了2套,其余4套被文在寅以环保名义“变相冻结”了。

 

“双十一”那天,在越南岘港APEC峰会期间,中韩举行了元首会谈。韩媒称双方就韩中关系正常化达成了协议,甚至称文在寅总统有望12月访华。

 

目前,韩国外长康京和正在中国访问。

 

这些,自然是不容易的。

 

除了“萨德”问题,中韩关系还需要克服一些“节外生枝”的小困难。比如,美方刚刚再次将朝鲜列入“支持恐怖主义国家”名单,而韩方又在一名带伤越过三八线的朝鲜叛逃士兵身上,大做“体内寄生虫折射朝军营养不良”的文章。

 

三八线和士兵叛逃,总是容易引起过度联想。在中国国内军事论坛上,对于“新朝鲜战争”的战场推演屡见不鲜。

 

实际上,朝鲜隐藏在深山乃至中朝边境的核导弹,才是慑止美韩冒险的终极武器(美国国防情报局今年7月评估,朝鲜的核弹头数量可能已经多达60枚,且部分已实现了小型化),而不是部署在前线、逐渐老化、易于被美方锁定摧毁的所谓可将首尔变成一片火海的“万门大炮”。

 

近年来,美国把最多的海外驻军放在日本,其次是德国,第三就是韩国。美国可用来策应朝鲜半岛的亚太驻军数量(8万左右)已反超驻欧美军。一旦半岛擦枪走火,韩国被迫卷入战争,75万韩军将移交由美方任司令的韩美联合司令部指挥,美国就有动力以韩国战场为代价,向朝鲜降下“地球上前所未见的火与怒”。

 

但在文在寅任内,只要中韩顶住不松口,美国对朝战争就不会变为现实。韩国的GDP两年前已超过俄罗斯,约是朝鲜的40倍,韩军现代化程度也超过朝鲜人民军,首尔不会惧怕平壤挥师南下、统一半岛,也就没有必要“先发制人”。

 

美国新近要求非洲30国与平壤断交,是试图断绝朝鲜的外汇来源——朝鲜与非洲国家的军事和劳务合作,是其外汇收入的隐秘来源。今后一段时间内,对朝外交围堵和经济制裁,仍会是主旋律。

 

综上,朝鲜半岛安全形势始终是影响中韩关系的一大因素,但此刻我们也没必要过虑。而中韩关系的长远影响因素,还包括中韩制造业竞争(三星今年第三季度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79%)、中美关系等。

 

朝鲜半岛之外,日本也不让人省心。其防卫省计划从2018年起,研发能够攻击地上目标的巡航导弹,俗称“日本版战斧”,可能在5年后威胁到中国两大舰队基地;而安倍首相在赢得10月大选,逼退劲敌小池百合子之后,其念兹在兹的修宪议程最早将于明年1月正式启动。

 

不仅如此,安倍从去年8月访问非洲,到前不久在越南岘港召开的美日印澳“四边会议”上,都积极推动“印太战略”,以防止中美关系走得太近。

 

以上所谈及,无论是朝鲜半岛还是加上日本之后的“小东北亚”,作为中国周边外交巨大“存量资产”的配置对象都没有错,但受制于各种因素,其“增量效应”就大为逊色了。

 

中国外交的“增量效应”体现在哪儿呢?不在“中俄的后院”中亚,不在战火纷飞的南亚,北亚有一点点(中俄“冰上丝绸之路”),主要还是在东南亚。

 

在东南亚,我们已有很好的“经贸底子”。中国先于美国和日本等其他大国,与东盟建立了自由贸易区,这也为中国企业投资东南亚创造了便利。如今中国与东盟10国中除文莱以外9个国家的双边货物贸易,都全面超越了美国和日本;中国对东盟国家的真实投资额,很可能至少已经超过美国,甚至与日本相当。

 

在东南亚,我们也搭起了包括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、亚投行在内的诸多新合作平台,还在磋商“10+6”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(RCEP)和“南海行为准则”;所欠缺的,主要是更密切的外交定期会晤机制与防务多边合作机制。而这些方面,由于特朗普漫不经心的东南亚政策,已不存在结构性矛盾,通过努力都是可以一步步争取到的。

 

试想,连印度都在频繁和南海周边国家举行军演,出售武器装备,以落实其“向东干”政策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等待呢?实际上,我们的军舰已经造访了菲律宾,还请杜特尔特总统上舰做客了;中越联合反恐演练、中泰联合空军演习也都不稀奇了。

 

当然,印尼等历史上与中国有过恩怨的东南亚国家,对中国向南海深处、向东盟内部扩大影响,是会有些不放心、不适应。不过,印尼总统佐科近来大力反宗教极端化遭遇反弹,其女儿婚礼险遭恐袭,中国可择机加快与印尼改善关系。

 

如果考虑西方国家对南海的敏感,中国现阶段适宜往中南半岛多使劲儿。“中南半岛”听起来有点陌生,包括越南、老挝、柬埔寨、缅甸、泰国五国以及马来西亚西部等。它是与马来群岛(涵盖印尼、菲律宾、东马来西亚、文莱等)相对应的一个地理概念。

 

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赴越南参加APEC峰会,并对越南、老挝进行了国事访问。

 

近日,中国外长王毅也在出席内比都的亚欧外长会议前夕,专程拜会了缅甸总统吴廷觉、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,还提前去了一趟受缅甸若开邦穆斯林难民问题冲击的孟加拉国,希望为缓解此一国际焦点问题提供中国方案。

 

中南半岛这三个国家中,越南、老挝的政党制度与中国近似;缅甸在2016年2月民盟上台之前,由军人主导的政府与中国有着传统友好关系。现在,昂山素季由于所谓缅甸政府军“种族清洗”罗兴亚人事件而与欧美拉开距离后,也有可能效法因发起菲律宾“扫毒战争”而饱受争议的杜特尔特,亲近中国。

 

中南半岛另三个国家中,柬埔寨因逮捕美国支持的反对党领袖金索卡、拒收遭美国遣返的柬埔寨移民等问题,与美国纠纷不断,在经济、安全上都离不开中国;泰国在政变军人巴育执政期间,试图在中美日之间走平衡,但随着前华裔女总理英拉出逃,受西方青睐的民主党党魁阿披实敦促尽早恢复大选,巴育总理如不想明年乖乖交权,就必须和西方保持距离。

 

至于马来西亚,已成为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在东南亚建设的桥头堡。近年来中国国企对马来西亚大规模投资,包括位于马东、西海岸的多个码头建设,位于东海岸的铁路工程,对马国营企业“一马公司”的大量注资,等等;很多大牌中国民企也都在跟进。相反,由于美国加紧调查一马公司“亏空挪用”案,马首相纳吉布与特朗普的交情也只能点到为止。

 

与东南亚,尤其是与“近水楼台”的中南半岛国家全面加强关系,对中国来说,不仅可以为“泛亚铁路”打基础,助推“澜湄合作”、RCEP谈判,在南海问题上争取东盟中立,在难民、反恐等问题上凸显负责任大国形象,还能从中间“隔开”印度本土与日本在东南亚的势力,对冲印日联手推出的“亚非增长走廊”计划。

 

如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在本期南风窗所阐释的:“中国要以周边外交为重点,周边外交则应该以东南亚为重点,而在东南亚,中国又应该以中南半岛为重点。在今后的两到三年里,中国需要加大对中南半岛的政策力度。”

 

现在,你肯定明白对于中国周边外交该往哪个方向使劲儿,我为什么不答“朝鲜半岛”的理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