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今天怎样做家长② 这些家长集体“炒”掉冬瓜,越权了吗

2019/9/22 14:08:47

今天怎样做家长② 这些家长集体“炒”掉冬瓜,越权了吗

不久前,沪上一小学出现一件稀奇事:校长接到一桩来自家长们的投诉,“被投诉人”是午餐里的冬瓜:“冬瓜属于夏季成熟蔬菜,不应该出现在冬天的菜谱里,学校在午餐里安排冬瓜这样反季节的食材,是对学生健康的不关注。”压力之下,校长最终关照食堂把菜单里所有“涉嫌”反季节的蔬菜下了架。  

 

眼下,在中小学,家长投诉老师、学校,早已不是新鲜事。家长不仅“炒”冬瓜的“鱿鱼”,甚至还“炒”老师的“鱿鱼”。这样的家长,越界了吗?

 


维权还是越权

 

要换班主任,家长向学校提出要有知情权,新班主任必须得让每位家长满意;学生在校内摔倒骨折,从医药费、营养费到家长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,索赔竟达几万元……这样的情景,几乎在每一个中小学都出现过。随着时代变迁,家长诉求也越来越多,不少校长在采访中表示,有些甚至“闻所未闻”。  

 

陆老师是宝山区一所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,9月她接到班上一男生妈妈交代的特殊任务:“我儿子胃不好,从小到大没自己吃过饭,所以中午我要来喂饭。不让我进校,那就请老师你帮我喂。”

 

最让陆老师头疼的,是春游安排:一半家长给她发来微信,希望能把春游安排成亲子游,给家长和孩子亲近的机会。“真这么安排了,另一半家长又向学校反映:叫家长陪同春游,其实是老师偷懒,学校不愿负责任。”

 

家长们的理由很简单:“我把孩子交到学校,希望他能得到最好的教育,我也有权力参与他的教育。”

 

对此,有老师指出,家长不断指出学校、老师教学中的问题,说明他们对教育的关注,这有利于完善教学,但更大一部分投诉,则是因为家长“代入感”太强。这其实是家长以爱孩子之名对学校和教师工作的干涉。

 


不自信和不信任

 

张晓璐是一位二年级男孩的妈妈,她是儿子学校家委会的负责人。这几天,她代表家长向校长提出诉求:“学校做菜的油,家长们不放心,希望到食堂亲眼看一看。”

 

虽然校长答应了,但张晓璐也纳闷:“为什么我们当学生的那个年代,爸爸妈妈放心把我们交给老师,但到了我们当家长,却各种不放心?”

 

张晓璐认为,可能是因为时代在变,但自己作为家长还不够自信,对学校则不信任。“以前我们很少提起家庭教育的概念,但如今,一个孩子的教育除了学校教育之外,家庭教育也不可或缺。可显然我们还没这方面的经验。”

 

黄浦区卢湾一中心小学校长吴蓉瑾也曾和家长们有过一次深入交流,她发现,一些家长其实很苦恼,“现在的家长很多是80后、90后,都是独生子女。他们努力承担起家庭教育的责任,却苦于没有经验借鉴,但同时对孩子又特别重视”。

 

吴蓉瑾说:“其实家长大可信任老师的专业,因为老师经过专业培训,是值得充分信赖的。”

 


识大体,多沟通

 

“家长能提意见,是一种积极的信号,表明现在的家长关注自身责任,关注学校事务。”上海市德育特级教师、杨浦区教师进修学院德育室主任戴耀红说,但这需要从全局角度来看,而不是仅为了一个孩子或者自己的利益,“家长提意见和建议,有时可以让学校反思自己惯性的办学思路,但家长如果只是为了个人权利而过度维权,会扰乱正常教学秩序”。

 

张江高科实验小学校长娄华英也认为,办学过程中,家长“有意见”才是正常的,但需要畅通的沟通机制。“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应该合力。”娄华英说,“学校可以把工作做得主动些,比如利用学校开放日,主动请家长参观,解疑释惑。同时,也可以多请家委会传达民意,桥梁通畅了,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。”娄华英认为,只要合情合理的建议,学校一定会尽最大努力,所以希望双方多一份理解,多学会换位思考。

 

戴耀红建议家长,在提意见之前,要多做调研、多听“民意”。她同时提醒,提意见可以,但注意要少一点抱怨,多一点建设性意见。

 


题图来源:天呈 作画  图片编辑:笪曦